中共六安市委宣傳部主辦   設為首頁   加入收藏
投稿郵箱:news@lanews.gov.cn 新聞熱線:0564-3284422
您現在的位置:六安新聞網>> 六安新聞>> 深度報道>>正文內容

作家筆下小時候的年味兒

六安新聞網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  有人說,過年這個節日,本該是如一位活潑俏麗的紅妝少女那樣盛裝打扮的。而現在的過年,就好像是一個卸了紅衣濃妝老成持重的姑娘了。

 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總感覺過年的味道越來越淡。在網絡、在報刊雜志上,都能看到年味淡了的文章,人們已習慣回憶,回憶小時候的年味兒。隨著時代在發展,人類在進步,物質生活的提高,年確實變了,兒時的東西只剩下了記憶和懷念,但是年的味道,其實還在。讓我們跟隨六安幾位本土作家的筆觸,感受他們記憶中的年味——

  年 味

  黃圣鳳

  忽然想起兒時的年來。

  年是怎么來的?年是小孩們盼來的。

  “小孩小孩你別饞,過了臘八就是年?!币缓韧昱D八粥,小孩子們心中對“年”的向往就明麗起來。娘做的那件新衣,還在箱子里頭壓著呢,娘納的千層底棉鞋,還在帳子棍上掛著呢,不到過年是不給穿的。不知道娘什么時候買回來的糖瓜子、干紅棗,都鎖在箱子里,從縫隙處冒出悠悠的香味,很勾魂的。小孩肚子里那些饞蟲呀,鼻子可靈光了,娘一點味道都藏不住。

  到了臘月二十三,磕完頭,祭完灶,年算是真的來了。

  年味一天天濃起來。整個小鎮,家家戶戶掃塵,再簡陋的房子,過年也得有個年樣!屋吊灰,蜘蛛網,墻角的蟲子殼,經年的浮塵,上上下下,旮旮旯旯,一通掃,塵土飛揚!之后,竟亮堂起來了,周正起來了,桌子椅子都挪挪地方,再擺擺,墻頭糊上報紙,貼上年畫,老房子便煥發出嶄新的精氣神。

  開始煮臘肴了。濃郁的蒸汽飄上來,遇到冷,凝成大團的白霧。氣味從廚房里的門窗里涌出來,無數的氣味從無數的門窗里涌出來,整個小鎮都彌漫在烀臘肴的氣味中。這就是年的味道。

  大人們開始炒瓜子花生,小孩們忙著洗門板貼春聯。

  花生是用沙子來炒的,從兩里開外的西沙河,取來通體干凈的黃沙,放在大鐵鍋里,鍋下點燃旺火?;ㄉ跐L燙的沙子里,受熱均勻,不焦不糊。里面熟了,外皮還是白白的,好看?!斑昀?,哧啦”,鍋鏟與鍋底的摩擦聲刺耳,但也好聽。因為花生的香味出來了,誘人的“麻屋子,紅帳子”打開了,把里面的“白胖子”請出來,嘗一粒,再嘗一粒。嗯嗯,又脆又香!這是天上給予的美味呀,一年到頭,只有過年的時候,才有這些東西吃,哪個小孩子不盼“年”呢?

  那時候,春聯基本上不是買的,都是量身定制的。父親在桌子上攤開紅紙,用手上下拃一拃,就知道門的長和寬了。然后,折疊紅紙,裁出需要的尺寸。我是負責扯紙頭的,父親寫一個字,我就把紅紙往胸前拽一點,再寫一個字,再拽一點。這活我愛干,輕松,不累人,還可以欣賞舔筆蘸墨,龍飛鳳舞。父親每寫好一個字,我都大聲念出來,把吉祥的句子念到心里頭去。也許,我的文學啟蒙,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,文學的因子從那一刻,種到心里去了。

  五里長街,一家挨著一家,春聯也就像樹林子一樣排列著。我們上街的路上,就一聯一聯讀過去,這是人生最初的滋養,長成的血肉,到現在還香。

  待到大年三十,鞭炮次第響起來,空氣中濃烈的硝煙味。家家戶戶燃香,香火的味道連成一片,小鎮人祭祖先拜神仙都不吝嗇,神分不清是誰家的香火,就把全鎮都包保佑了。這是真正的年的味道。

  炭火盆子少不了。除夕夜,全家圍坐在火盆邊,年成好的時候,煮一盆紅棗甘蔗,一邊守夜,一邊吃紅棗、咬甘蔗,喝甜甜的湯,希望日子一年到頭都這么甜。就是貧困的年份,瓜子花生,或多或少,總是有那么一些。過年,在人們心中,有著不同尋常的分量。平常再苦再累,哪怕是缺吃少穿,過年也得好好過,使出全身的勁來過,過得旺一些。年是一年的終結,也是一年的開始,灶房里得貼上“水火平安”,大門口得貼上“財神到”,老百姓在乎這個。

  所以小孩子們最盼的,也就是這個有吃、有穿、熱鬧喜慶的“年”了。年的味道,是彌漫在生命里的。

  而現在,生活越來越好了,卻總有人感嘆年味淡了。

  道路越來越寬,車子越來越多,貨架上越來越琳瑯滿目,雞魚肉蛋越來越豐富多彩,用不盡,吃不完,年味怎么就淡了呢?

  衣服一年四季買,什么時候想穿新衣什么時候有。天天有好吃的,想吃啥買啥,不差錢,哪天不是過年?零食豐富多彩,挑著吃,選著吃,邊吃邊扔。過去孩子犯了錯,大人斥責說:“不聽話不給飯吃!”現在一到飯點,孩子懶洋洋地挑著筷子,大人批評還得順著:“再吃點吧,再給我吃一口!”孩子們不再滿心期待,巴巴地去盼望那一個“年”字。

  住樓房了,再也沒有一溜排開的通紅的對聯林,鞭炮聲稀稀拉拉。臘貨不健康,吃的人少了,新鮮的也不敢多買,怕高血壓、高血脂、脂肪肝找上門來。也沒有炭火盆子了,空調房一天二十小時恒溫,一年到頭春天。電視里的節目眼花繚亂,不需要老人們講故事、講人生、將過去的陳芝麻爛谷子,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的溫馨已經淡了。房子一年到頭干干凈凈,一塵不染,三天一大掃,兩天一小掃,不必非得在年關去灑掃庭除。小孩們一人拿一個手機,發微信,搶紅包,玩游戲,不亦樂乎。

  其實,哪里是年味淡了呢?是人們的生活越來越好了!

  有家的地方年味就不會淡

  馮 文

  近兩年不管是紙媒或是微刊,都能看到很多關于年味越來越淡的文章,大家都紛紛懷念小時候年的味道。

  相比現在而言,過去那個年代物質普遍匱乏,城鄉差別很大,對于以農業為主的中國來說,過年就顯得尤為重要了。由于我的父母都是國家干部,小時候家里兄弟姐妹雖多,卻并不缺吃少穿,可依然盼望著過年。因為過年不僅能穿上漂亮的新衣裳,能收到很多的壓歲錢,還能吃上年夜飯中母親親手做的甜湯;最主要的還是盼望那種以外婆為中心,一大家圍在一起吃年夜飯、聽故事、守歲的溫暖的感覺。

  老公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,據他說,他們小時候吃的大都是粗茶淡飯,穿的也是舊衣服或是補丁加補丁的,有的貧困人家連溫飽都成問題,只有過年才能滿足他們的一些需求或小小的愿望。一頓豐盛的年夜飯,一件嶄新的襖子,一個新書包或是一個心儀已久的磁帶就足夠營造出年的氛圍。就像電影《白毛女》中的喜兒,雖然在地主黃世仁的剝削下,跟她的老父親日子過得極其艱難困苦,但過年時老父親給閨女扯上二尺紅頭繩,喜兒就十分開心。對于喜兒來說,年味就藏在這二尺頭繩的紅色中。

  而今隨著時代的變遷,城鄉一體化結構布局的逐漸形成、完善,以前只有過年才能吃上的大魚大肉,只有過年才能穿上的新衣服,對現在的人們來說早已稀松平常,更不說物質條件好的家庭,平常飯桌上魚鴨蛋肉的,天天都似過年。

  但是年味真的淡了嗎?我認為恰恰相反,年味只是換了一個形式存在著。這世上不會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,變化并不能等于否定,中國的文化應該是包容的,是與時俱進的,年文化也應當如此。那些說年味淡的人或許更多的是在懷念過去。雖說現在過年的氣氛遠沒有過去那么濃烈,但許多過年的傳統依舊還在。

  俗話說“進了臘月門,轉眼便是年”。大到一線城市,小到閉塞的山區,從臘月起就漸漸進入到年的氛圍中。先是腌制臘貨,接著喝臘八粥,到了過小年(俗稱灶王節,自古以來這個日子就很受人們的重視),開始掃塵土、辦年貨等。隨著小年夜的到來,更是拉開了新年的帷幕,奏響了過年的節奏;再至年二十九貼春聯,緊跟著就是除夕了;尤其除夕那天,大人們從早上就開始忙活年夜飯,到了下午五六點鐘總算開飯啦……這一切的一切,無一不彰顯著濃濃的年味。

  年,對于我們的下一代而言,雖然沒有了穿新衣放鞭炮的喜悅和沖動,卻多了些篤定和責任。為了自身的前途,為了家人的幸福,為了社會的進步而忙碌奮斗了一年的他們,在年末終于可以暫時放下煩惱,放下壓力,回到可以包容自己一切的家中。

  也許有些人會抱怨過年走親戚的種種繁瑣問題,也會比較著今年的春晚和過去的不同,但當一家人坐在一起,感慨于一年來的付出與收獲,桌上的幾杯小酒,窗外的遠近煙火,父母的些許嘮叨還是會讓你嘆一聲,還是家里好,還是過年好!

  家是每個人心中最深的羈絆,無論走得多遠,我們都不會忘記回家的路,那是世間最美的路。其實,年味并沒有淡去,淡了的是我們對年味的感知,濃了的是我們對舊日時光的感念。所以無論社會怎樣進步,時代如何變化,有家的地方年味就永遠不會淡。

  殺年豬

  張正旭

  “年豬叫,年來到”,這是我們皖西的一句俗語。一進入臘月,年豬的聲音便在鄉村彌漫,氤氳著年的味道。

  小時候,最讓我糾結的事情就是盼望殺年豬。

  我家那時候厄運連連,小弟六歲時患了流腦病,不治身亡。接著,我家就跟疾病打上了交道:大姐和二姐患了傷寒病,住進了醫院。剛出院不久,母親患闌尾炎急性穿孔,險些喪命。待母親出院,我又患流腦,從鬼門關走一遭,落下智障的后遺癥。

  那一年,父親的黑發變成了白發。父親是個倔強的硬漢子,沒有落下一滴眼淚,而是把大量的時間用在了養豬上。在我們農村,只有養豬掙錢來得快,利潤寬松。一進入臘月,我家的肥豬就開始大叫,不是自己殺的,而是賣給別人家的。每到賣豬時,我都要吵著殺年豬,父親安慰我:“再等等,我家就可以理直氣壯殺年豬了!”不諳世事的我根本不知道那時家里日子愁云慘淡,我們住院看病的錢是父親托人拿的高利貸。這些錢要還的。

  我十歲那年,我家的賬還完了,進入臘月,父親興奮地宣布:“今年可以殺年豬了!”我們姐弟幾人聽后歡欣鼓舞。

  父親選了殺年豬的黃道吉日:臘月十六。那天,我家院子里圍攏一幫人,他們用兩條大板凳捆綁在一起,把嗷嗷叫的肥豬按倒在板凳上。屠夫嘴里咬著寒光閃閃的刀,用手抓住豬嘴,靠攏在他的膝蓋處,他取下刀,對著豬的咽喉就一刀,頓時鮮血噴涌。這時,早已經準備好的鞭炮響起來,噼里啪啦地迎合著豬的叫聲。很快,豬停止了叫聲,身子一陣陣痙攣,后腿彈了兩下,徹底斷了氣。

  接著,把豬抬到黃桶內,打來滾水。開始泡豬,拔除豬毛。豬毛拔除干凈了,屠夫在豬后蹄子上方挖一個洞,用嘴對著洞口使勁吹氣,整個豬身上膨脹起來。吹完氣,屠夫把洞口處用繩子系緊,開始用木棍在豬身上敲打。一切搞好,給豬開膛剖腹了。

  那天,父親很高興地通知親朋好友到我家吃年豬。那天,來了幾十人,吃了五桌。

  待客人走后,我問父親:“為什么他們殺年豬不請我們去吃呢?”

  父親聽后摸了摸我的頭,說:“我們家窮,殺不起年豬。那些親友們怕傷了我們自尊心。雖然沒有請我們去吃,但都會暗地里送一塊肉給我家的!”

  隨著歲月的流逝,殺年豬的習俗在我們皖西大地悄然消失了。但那段殺年豬的歲月一直儲藏在我的記憶里,流淌著人情味,滋養我的感動與成長。

  過完臘八就是年

  王明軍

  小孩小孩你莫急,過了臘八就是年,小時候就盼早點過臘八節,想著過年那點壓歲錢,吃些平時吃不到的美食。還有就是過了臘八,就開始備年貨了。

  我家住在集鎮邊,一大早上集,就看見在逼仄局促的姚李老街上擺滿了年貨攤,炸糕攤上全是金黃黃香噴噴酥脆的油炸果子,看得口水直滴。老板笑說:“小朋友,要不要來嘗一個很香的金串子?!庇捎诳诖鼪]錢,吞了一口口水咽了下去,沒好意思去嘗。再往前走,看年畫攤上掛滿了各種條屏畫、中堂畫,還有電影戲曲故事畫。長方桌上一位老先生手拿著毛筆,行云流水般在寫著春聯,鄉農們雙手捧著一大堆“?!弊?,喜笑顏開,仿佛幸福生活都捧在手掌上似的,祈求來年福到運到財神到。

  煙花鞭炮攤,可是小孩子們最喜歡光顧的地方。攤上大的有禮花炮、沖天炮,長的有魔術彈,圓的有鞭炮,小的有地老鼠,還有一大把的呲花炮。時常見小孩拽著大人衣襟,哭啼啼說:“我就要那沖天炮,你給我買嘛,過年壓歲錢我不要了可行?”大人一般都磨不過小孩子,看著小孩子們帶著顧不得擦的鼻涕,滿心歡喜抱著沖天炮。大人們是哭笑不得。

  大人們喜歡逛衣服攤,一挑就是大半天。小孩子們對穿一般都不太上心,反正過年有新衣服穿就行。

  逛完街回來,母親說:“今天臘八節,八寶粥都熬上午半天了,過來吃一碗。等回兒跟你爸去你大舅家,到大塘幫忙打年魚?!毙『⒆泳拖矚g抓魚摸蝦地湊熱鬧,一聽母親說到舅舅家打年魚,三口并二口地就喝完粥,馬上拽著父親去抓年魚。

  來到舅舅家的大塘邊,塘埂上早已圍滿觀看的人群。由于魚塘較大,舅舅雇專業箍魚的師傅來拉網打年魚。左右各六人拉著網繩順著大塘埂收攏,在多聲“一二!哎呦!一二!哎呦!”中,網漸漸收攏。此時塘中魚此起彼伏地跳躍著,想穿越這突然而來的漁網,爭先恐后地要逃出去?!昂昧?,起網!”師傅一大聲叫,塘埂上的人都呼啦地聚攏在收網處,只見網里的魚可勁地撲騰著跳躍著,好不喜慶。舅舅打眼朝網里一看有百十來條大花鰱子,鯉魚也挺多,還有不少大草魚和鯽魚。他高興地對爸說:“二妹夫,你看今年打上的鰱子和鯉魚較多,足夠分了?!本司随⒚玫苄侄?,每年打年魚時各家都要分上幾條鰱魚鯉魚。鰱魚鯉魚是吉祥魚,是除夕夜年席上不可或缺的兩碗菜。母親往孩子碗里夾魚的時候就會說:“這塊是鰱魚,祝你出門在外工作年年有余?!薄斑@塊是鯉魚,祝你明年考學榜上有名,中個頭名狀元,鯉魚跳龍門?!辈蒴~呢,俗稱為“混子”。一混一年不吉利,一般都腌制作臘魚干用。

  臘八節一過,就是年了。外出打工的以及在外上大學的老少姑娘爺們兒,都開始向那個他們時常無不惦念的地方奔去。因為那個地方叫老家,是全中國最溫馨的地方。要?;丶铱纯?,老家才是臘八節后最溫暖、最喜慶、最有節日味道的地方。那有母親的大鍋臺,有父親的春聯,有孩的成績單,還有許多許多在等你回來……

返回首頁
分享到:
編輯:宋明俊 來源:本網原創 發布時間:2019年01月28日 10時06分58秒

相關文章

評論列表
版權聲明:
1、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"來源:六安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六安新聞網所有。
2、本站版權所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僅供參考,歡迎轉載,請務必注明出處:[六安新聞網]
圖文推薦

    【榜樣】方繼凡:猴...

      方繼凡指導茶農進行茶園冬管。   30年后,已是茶業知...

    租個女友回家過年?...

      多名網友因過年租友回家被騙財;租友平臺用戶私密信息充值可查,多個平臺...

    四部門向App違法行為...

      市民在使用手機。中新社記者 劉忠俊 攝   四部門緣何...

    這一季流感不比往年...

      兒童排隊打針?!№f亮 攝   這一季流感并不比往年嚴...

    【歡歡喜喜過大年】2...

    ?????? 新年伊始,春節將至。伴隨著全市人民對新春佳節的期待,1月26日...

    中書協理事王亞洲先...

      元月26日上午,舒城縣山七鎮第一敬老院里歡笑陣陣,暖意濃濃。中書協理事...